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丹尼尔·盖蒂指挥莫扎特与勃拉姆斯 I Ⅱ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丹尼尔·盖蒂指挥莫扎特与勃拉姆斯 I Ⅱ
票品状态:[售票中]
时间:2018.10.05 2018.10.06
场馆:国家大剧院音乐厅
价格:50,80,180,280,380,480
订票专区
Loading...
演出信息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是中国国家表演艺术中心的常驻乐团。
  新世纪的北京,历史气度和当代活力彼此交织,也滋育了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远大的音乐精神和视界。自2010年3月建立以来,他们凭着对音乐与生俱来的热情、专注和创新精神,已位列中国乐坛最优秀的交响劲旅,并迅速得到了国际乐界的热切关注。
  伴随他们一起经历这个过程的,有诸多优秀的音乐大师,包括:指挥家洛林·马泽尔、祖宾·梅塔、瓦莱里·捷杰耶夫、郑明勋、克里斯托弗·艾森巴赫、法比奥·路易斯、弗拉基米尔·阿什肯那齐、列夫·赛格斯坦、根特·赫比希、哈努·林图、克劳斯·彼得·弗洛、吕绍嘉、汤沐海、张弦、张国勇、张艺等,钢琴家鲁道夫·布赫宾德、史蒂芬·科瓦塞维奇、卡蒂雅·布尼亚季什维莉、贝佐德·阿卜杜瑞莫夫、郎朗、王羽佳、陈萨、张昊辰等,大提琴家戈蒂耶·卡普松、王健、秦立巍等,小提琴家郑京和、瓦汀·列宾、吕思清、宁峰等,小号演奏家艾莉森·巴尔松,单簧管演奏家萨宾·梅耶,打击乐演奏家李飚,歌唱家普拉西多·多明戈、里奥·努奇、芮妮·弗莱明、李晓良、和慧、沈洋等。马泽尔曾评价他们“富有激情,全心投入,实力非同一般”,艾森巴赫则认为他们是“亚洲最优秀乐团之一”。
  凭藉在歌剧和交响乐领域同样的优秀表现和丰富经验,他们已作为中国最优秀的两栖乐团而闻名海内外。在歌剧领域,他们以精彩的演绎创造了中国歌剧音乐的全新艺术境界,也令国家大剧院众多世界级的歌剧制作更加熠熠生辉。多年来,他们呈现了三十余部国家大剧院歌剧制作,既包括《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漂泊的荷兰人》《阿依达》《奥涅金》《奥赛罗》《纳布科》《托斯卡》《图兰朵》《费加罗的婚礼》等世界经典歌剧,也包括《骆驼祥子》《长征》《方志敏》《金沙江畔》《冰山上的来客》等中国原创歌剧。在交响乐领域,他们不仅以跨越整年的乐季策划呈现了精彩的节目编排,而且以特有的活力与创意为所有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在马泽尔指挥下演绎的瓦格纳名作《无词指环》被马泽尔认为“作品诞生以来最完美的演绎”,该音乐会现场录音由索尼古典全球发行,并成为马泽尔与中国乐团唯一公开发行的唱片。心怀对当代音乐的巨大热情,他们相继上演约翰·亚当斯、武满彻等当代作曲家的作品,并陆续委约和全球首演了十余位顶尖作曲家(奥古斯塔·里德·托马斯、卡列维·阿霍、鲁多维科·艾奥迪、瑞切尔·波特曼、赵季平等)的新作,更通过国家大剧院“青年作曲家计划”积极推动中国新一代作曲家的成长。
  作为极具时代精神的音乐使者,他们通过周末音乐会、艺术沙龙和在学校、社区、医院、博物馆等开设的室内乐活动,将无数观众带入美妙的音乐世界,更作为国家的文化使者将当代中国的艺术活力传播到海外。2012至2015年,他们先后与艾森巴赫参加了德国石荷州、基辛根等音乐节,与陈佐湟在柏林、纽伦堡和悉尼上演音乐会,与吕嘉赴新加坡、首尔、大邱、台北和澳门举行亚洲巡演。2014年吕嘉率领的芝加哥、纽约、华盛顿、蒙特利尔等七大城市的北美巡演,堪称中国乐团在国际乐界的新突破,以其“欢欣愉悦的自信和朝气蓬勃的力量”被评论家们赞誉为“一支光彩四射和一流水准的乐团”。
  在以“乐咏春华”为主题的2018/19乐季中,乐团将上演《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纽伦堡的名歌手》《罗密欧与朱丽叶》《梦游女》《唐璜》等十三部歌剧制作,并将在吕嘉及莱纳·霍内克、陈琳、张弦、大卫·罗伯逊、袁丁、阿什肯纳齐、托马斯·森诺高、李飚、丹尼尔·加蒂、吕绍嘉等指挥家带领下,与吕思清、秦立巍、沈洋、Z(黄紫楠)、孟萌、康珠美、楚尔斯·莫克、黄心芸、奥莉·沙汉姆、袁芳、莱蒂西亚·莫雷诺、阿列克谢·沃洛丁、韩祖平、宁峰、孙颖迪、杨天娲独奏家和独唱家合作,带来三十多场精彩的音乐会。同时,吕思清与李飚作为国家大剧院2018/19驻院艺术家,与乐团展开从音乐会到教育项目的广泛合作。
  国家大剧院首任音乐艺术总监陈佐湟,是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的创建者之一,也是乐团首任首席指挥。2012年,陈佐湟荣膺桂冠指挥,吕嘉出任首席指挥。2017年,吕嘉出任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音乐总监与首席指挥。吕嘉在交响作品和歌剧领域均造诣深厚,曾任意大利维罗纳歌剧院音乐艺术总监、西班牙特内里费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同时也是中国澳门乐团现任艺术总监。

来自米兰的丹尼尔·加蒂在2016年从马里斯·杨松斯手中接棒,成为荷兰阿姆斯特丹皇家音乐厅管弦乐团史上第七任首席指挥。在这位世界顶尖指挥家与我们的首次合作中,我们将联手为您带来莫扎特脍炙人口的第三十九号和第四十号交响曲,以及勃拉姆斯恒久隽永的第一交响曲。
 
  第三十九号和第四十号交响曲都是莫扎特(1756-1791)在1788年夏季的作品。那一年,莫扎特虽然年方三十二岁,但却已经在命运安排下悄然接近自己生命的终点。在经历了七年大红大紫的独立音乐家生活之后,莫扎特已经是维也纳音乐生活中最炙手可热的名字。但在1788年2月,奥匈帝国向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宣战,城里不少有钱人因为参战或躲事而离开,而莫扎特也因此短暂失去了金主的眷顾。当时的莫扎特虽在经济上有点窘迫,但仍在缺乏金主的情况下照常计划了新的音乐会系列,作为他人生最后三部交响曲的第三十九号到第四十一号交响曲就是他为这次音乐会系列而准备的作品。关于这次音乐会系列最后到底是否如期实施,史界基于含混的史料而有各种不同说法,但这都不影响这三部作品后来成为伟大作品的事实。或许是因为生活从喧闹到落寞的突然转折,或许是因为没有金主反而让他更放开手脚,莫扎特这最后三部交响曲显示出了令人叹服的大胆、解放和创新,也让阴郁、悲壮和暴烈的情绪得以涌动在表面上惯常的安详与欣悦之下。指挥家哈农库特曾认为,莫扎特显然是将这三部交响曲作为情绪逻辑完整的整套作品来创作的,这也是为何第三十九号交响曲的序曲式开头异常庄严宏大,却没在第四乐章安排像样的终曲,而第四十号交响曲则基本没有正式的开头,其终章也不像最后的第四十一号交响曲那么宏大,而第四十一号交响曲宏大的终章则似乎预示了他不久迎来的人生终章。在这两场音乐会中,我们将在加蒂的带领下再次探索这三部交响曲中的前两部:第三十九号和第四十号。
 
  如果说莫扎特的最后三部交响曲已经些许显露了浪漫主义端倪的话,那么贝多芬则显然是在继承海顿和莫扎特的古典衣钵后终于让浪漫主义突破地平线的人物,而勃拉姆斯则是身在浪漫主义时代却终生心怀为古典主义再造新生的理想。在勃拉姆斯(1833-1897)看来,贝多芬是值得他仰望终生又期待跨越的高峰,以至于他用了比同辈更多的时间去思索自己的第一部交响曲究竟该如何开始,也让他惧怕自己无法达到贝多芬创下的标准而迟迟不敢公开发表第一交响曲。勃拉姆斯第一交响曲的创作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时光:构思开始于1854年,开始下笔于1862年,创作和数度修改完成时已是1876年。贝多芬在勃拉姆斯心中的巨大身影,也无可避免地投射到了他的作品中,当时著名的指挥家汉斯·冯·彪罗甚至把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曲喻作“贝多芬的第十交响曲”。或许,在人类精神世界的版图上,许许多多一小步的向前跃进,都有着勃拉姆斯的创作般的踌躇和谨慎,而我们在精神世界和艺术风潮中的绵延承袭和滚滚向前,也要感谢许多如勃拉姆斯般在对传统的执着中谨慎探索前路的人们。
 
 
10月5日 曲目
降E大调第三十九交响曲,K.543           莫扎特 曲
 第一乐章:柔版—快板
 第二乐章:行板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
 第四乐章:快板
 
——中场休息——
 
C小调第一交响曲,Op.68              勃拉姆斯 曲
 第一乐章:稍绵延的—快板  
 第二乐章:稍慢的行板
 第三乐章:优雅的小快板
 第四乐章:柔板—比行板更慢—不太快而有活力的快板
 
 
10月6日 曲目
G小调第四十交响曲,K.550             莫扎特 曲
 第一乐章:很快的快板
 第二乐章:行板
 第三乐章:小步舞曲(小快板)
 第四乐章:很快的快板
 
——中场休息——
 
C小调第一交响曲,Op.68              勃拉姆斯 曲
 第一乐章:稍绵延的—快板
 第二乐章:稍慢的行板
 第三乐章:优雅的小快板
 第四乐章:柔板—比行板更慢—不太快而有活力的快板


儿童入场提示: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儿童项目除外),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购票提示:演出票具有时效性,售出概不退换(演出取消除外)。请慎重购买。

 

演出日历
演出查询
请输入查询关键字:
推荐演出
  • “红旗颂”国家大剧院2018国庆音乐会
    “红旗颂”国家大剧院20
  •  “华夏之韵”中央歌剧院中国多民族合唱作品音乐会
    “华夏之韵”中央歌剧院
  • “米沙·麦斯基三重协奏曲”北京交响乐团2018乐季
    “米沙·麦斯基三重协奏曲
  • 致敬伟大的歌剧艺术-和慧国际歌剧舞台20周年纪念独唱音乐会
    致敬伟大的歌剧艺术-和慧
  • 《水之声》阎惠昌与中央民族乐团音乐会
    《水之声》阎惠昌与中央民
CopyRight © 小红帽票务 版权所有 小红帽票务 www.shellticket.com
售票地址:

北京市东城区东四十条新中西街3号楼1单元101房间


备案:京ICP备13004218号-1 技术支持:软件开发网